粤ICP备32323659号


招商QQ:3270561200
  • 胡亥、李斯、赵高,大秦帝国是如何毁在了这三个人手里的?

    公元前210年的十月,一个车队行进在平原津到沙丘宫的路上。这就是秦始皇第五次巡游、也是他最后一次的巡游车队。到了德州的平原津后,秦始皇就突然地得了重病,为使病体尽快康复,他派蒙毅代表自己返回会稽山,沿途再度祭祀山川神灵以祈福求神保佑自己尽快康复。自己继续沿着原定路线往前走。到了沙丘平台(今河北省平乡县东北)宫,秦始皇觉得自己实在不行了,就要死了。于是他自己口授,吩咐身边的赵高写下给长子扶苏的诏书,诏书是这样写的:“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秦始皇在这封诏书里要长子扶苏把兵权交给蒙恬,赶往咸阳主持自己的丧葬典礼。也就是指定扶苏为自己的皇位继承人了。可是,这个诏书写成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加盖皇帝的印玺,秦始皇就一命归西,撒手人寰了。

    看着咽了气的秦始皇,手里拿着那个没有来得及发出去的遗诏,赵高心里翻腾起来。赵高,当时既是中车府令,又是行符玺事。“中车府令”是皇帝专用车队的队长,专管皇帝的车马,可以出入皇宫。皇帝出行必定随行的。“行符玺事”,“符”是皇帝调兵的符节,“玺”是皇帝诏书上加盖的皇帝的玉玺,“行符玺事”是专管皇帝调兵符节与玉玺的官。不用解释,大家一听就知道这两个职位是多么重要,赵高一个人兼任了这么两个重要的职务,说明秦始皇对赵高是非常宠信的。

    现在,看着突然去世的秦始皇,手里拿着秦始皇授意他写下的诏书,赵高心里飞快的转开了算盘:目前始皇帝离世,没人知道。这个确立扶苏为皇位继承人的诏书就在自己手里。让他生效还是作废,自己现在有机会。这个机会对他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如果是扶苏继位,那自己就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公子胡亥的老师而已。明摆着,扶苏会重用蒙恬、蒙毅兄弟。他不见得还会像秦始皇那样重用自己,自己这个中车府令和行符玺事肯定是保不住了。更何况以前自己有一次犯法,被交给蒙毅处置,这个蒙毅,竟然不顾情面,秉公处理把自己判了死刑,要不是始皇帝破格赦免了自己,这时候可能早就化灰了!想到这里,他自言自语,不行!这个机会不能错过!一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另一边是前途莫测,被从高位上挤兑出局。他当然要选择前者:不能让这个遗诏实行!而且,唯一的绊脚石蒙毅,刚好被秦始皇帝派出去,不在身边,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天赐良机!”赵高不由得说出声来。他要抓住这个机会。目前他要说服的就是两个人,胡亥和李斯。赵高深信,利益所在,就是人生的选择所在。自己如此,胡亥如此,李斯也是如此。他深信自己能够说服胡亥和丞相李斯。

    朦胧的月光下,赵高向胡亥的车子走去。

    作为胡亥的老师,赵高深知胡亥。胡亥心心念念就是要享乐。只要满足他这个,其它都无可无不可的。而且胡亥对赵高一直也是很敬重的,把他当作父辈对待的。一见到胡亥,赵高对胡亥说:“皇帝去世了,没有诏书封各位公子为王,而只赐给长子扶苏一封诏书。扶苏登位作皇帝,而你却连尺寸的封地也没有,这怎么办呢?”

    胡亥听了回答说:“就是这样吧。我听说,圣明的君主最了解臣子,圣明的父亲最了解儿子。父亲临终既未下命令分封诸子,那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赵高劝诱说:“现在当今天下的大权,无论谁的生死存亡,都在你、我和李斯手里掌握着啊!你要考虑。驾驭群臣和向人称臣,统治别人和被人统治,那可是绝对不一样的呀。”

    胡亥回答说:“废除兄长而立弟弟,这是不义;违背父亲的诏命而惧怕死亡,这是不孝;自己才能浅薄,依靠别人的帮助而勉强上位,这是无能: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不会服从,不仅会给我自身招致祸殃,还会使国家灭亡。”看起来,胡亥当时还是蛮明白的。

    赵高又举了商汤、周武王的例子又说:“成大事者不能拘于小节,行大德也不必再三谦让,当断不断,将来一定会后悔。果断大胆地去做,一定会成功。希望你按我说的去做。”

    胡亥最终长叹一声说道:“现在皇帝去世还未发丧,怎么好用这件事来求丞相呢?”

    赵高一听,胡亥这是同意了,只不过顾忌丞相李斯而已。于是就自报奋勇去说服李斯。

    见了李斯,赵高开门见山,说“皇帝去世,诏书赐长子扶苏,命他到咸阳主持丧礼,继承皇位。现在诏书和符玺都在胡亥手里,皇帝去世,还没人知道。立谁为太子只在你我。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李斯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可不是做为人臣所应当议论的事!”

    赵高说:“我请问丞相,您自己心里衡量一下,和蒙恬相比,谁更有本事?谁的功劳更高?谁与长子扶苏的关系更好?”

    李斯说:“这些我都不如蒙恬。”

    赵高说:“着啊。扶苏继位之后一定要用蒙恬担任丞相。您的丞相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那也就意味着您最终也是不能善终退职还乡养老的了。”赵高又说了许多胡亥的好话。最后又说“您听从我的计策,就会长保封侯,并永世相传。如果放弃这个机会,一定会祸及子孙。”

    李斯听了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上下翻腾,百般挣扎。最后还是被“利(害)益”慑服,仰天长叹,依从了赵高。

    赵高初战告捷,心里得意。高兴的说:“那么请丞相和我一起去见太子胡亥,我们来商议下一步怎么做吧。”

    于是这三个人一同商议,伪造了秦始皇给丞相李斯的诏书,立胡亥为太子。而那扶苏和蒙恬兄弟是绝对不能留了,于是又伪造了一份给扶苏的诏书说:“扶苏做为人子而不孝顺,赐剑自杀!”“将军蒙恬和扶苏一同在外,做为人臣而不尽忠,一同赐命自杀,把军队交给副将王离。”写好后,用皇帝的玉玺把诏书盖章封好,让胡亥的门客到上郡向扶苏和蒙恬去宣读假诏书。

    这就是“沙丘密谋”。这三个人开始了摧毁秦帝国的第一步,也开始了毁灭自己的第一步。

    一日,公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恬两人正坐在中军帐内,忽然听报说圣旨到。

    两人急忙整衣接旨。扶苏听了诏书,就哭泣起来,站起身来进入内室就要自杀。蒙恬在一旁阻止扶苏说:“公子不要如此。依微臣想来,皇上派我带领三十万大军守卫边疆,公子担任监军,这是天下重任啊。皇上巡视在外,现在只有一个使者来,您就立刻自杀,怎么能知道其中没有蹊跷呢?希望您再请示一下皇上,有了回答之后再死也不晚。”使者在一旁连连催促。扶苏为人忠厚仁爱,对蒙恬说:“父亲要儿子死,还请示什么!”当即自杀而死。蒙恬不肯自杀,使者就把他交付给法吏,关押在阳周。

    后人有人评论说,扶苏是不是太迂腐了,怎么能那么傻,就自杀了?蒙恬的话很有道理,为什么就不考虑呢?如果扶苏不死,那也许以后的历史就会大不一样了吧。

    胡亥、李斯、赵高知道扶苏死了,都非常高兴,觉得这下可说是大事已成了。于是回到咸阳后发布丧事,立太子胡亥为二世皇帝。赵高仍为郎中令,在二世皇帝身边,掌握实际大权。

    政变平稳进行,朝廷文武百官还各司其职,每日照旧。这秦二世胡亥在宫中闲居无聊,把赵高叫来说:“人活一世,时光就如同驾驭着六匹骏马从缝隙前飞驰而过一样短暂,我既然已经拥有天下了,就想既能满足我的一切欲望,享尽我所能想到的一切乐趣,还能使国家安宁,百姓欢欣,永保江山,以享天年,怎么才能做到呢?”

    赵高说:“君主贤明就能够做到。”他告诉胡亥说目前众大臣和胡亥的兄长们都还不服气,蒙恬、蒙毅兄弟还在,他的皇位还没有坐稳,安心享乐还为时过早。赵高建议胡亥:“实行严峻的法律和残酷的刑罚,把犯法的和受牵连的人统统杀死,直至灭族,杀死当朝大臣,疏远自己的骨肉兄弟,全部铲除先帝的旧臣,任命自己信任的人,让群臣上下没有人不感念您的恩泽,您就可以高枕无忧,纵情享受了。”

    于是二世就按赵高的建议,重新修订法律,建立了许多苛政酷法。把先皇的旧臣和胡亥的哥哥姐姐诸位公子、公主们,交付给赵高,命他审讯法办。处死了大臣蒙恬等人。胡亥的十个哥哥都被在咸阳街头斩首示众,十二个公主也在杜县被分裂肢体处死,财物没收归皇帝所有,受到株连一起被治罪的人不计其数。一时怨气漫天,处处冤魂。

    胡亥有一个哥哥名叫公子高,原想自己偷偷外出逃命,又害怕连累家人被满门抄斩,无奈之下就给胡亥上书主动要求给秦始皇>帝殉葬。见到此书,胡亥非常高兴,把这书给赵高看,说:“这可以说是窘急无奈了吧?”

    赵高说:“这就对了。当臣子们整天担心,连自己的生死存亡都顾不过来的时候,哪里还能图谋造反呢!”胡亥答应了哥哥公子高殉葬的请求,赐给他十万钱予以安葬。

    当时的法令刑罚越来越残酷,群臣上下人人自危。想反叛的人很多。二世不知道,还以为像赵高说的,人人自危,个个但求自保,没人敢反抗了。于是他又命令重启建造阿房宫,加上同时修筑骊山秦始皇墓,两个工程巨大,各种赋税越来越重,兵役劳役没完没了。于是爆发了楚地应征来戍边的士卒陈胜、吴广的大泽乡造反。从崤山以东起兵,一呼百应。各路英雄豪杰,六国后人,蜂拥而起,打着反秦复国的旗号,自立为王。秦朝社稷岌岌可危。

    李斯多次找机会进谏,二世不仅不听,反倒下书责备李斯说:“我听说尧统治天下,但尧过的日子比一个看门人的生活还要清寒。夏禹凿开龙门,开通大夏水道,受尽了劳苦,最终还累死在外,埋葬在会稽山上,即使是奴隶也没有他这样的劳苦了。我认为这都是才能低下的人才努力去干的,贤明的人统治天下,只是把天下的一切都拿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倘若连给自己捞好处都不会,又怎么能治理天下呢!所以我才想姿心广欲,永远享有天下而没有祸害。你的职责应该是告诉我怎样才能做到这样呢。”胡亥还责备李斯身居三公之位,为何让盗贼猖狂到这种地步。李斯接到二世的斥责书,心中揣摩二世的意思。他一直把爵位俸禄看得很重,看到二世的责问,心里害怕,就抛开国家社稷不管,曲意逢迎二世的心意,以求得保全自己。

    李斯上书给二世说:“贤明的君主,必将是能够全面掌握为君之道,又对下行使督责的统治术的君主。对下严加督责,则臣子们不敢不竭尽全力为君主效命..............;督责严格执行后君主的欲望才能得到满足,满足之后国家才能富强,...........”

    这封答书上奏之后,二世看了非常高兴。于是就照方抓药,更加严厉地实行督责,督责就是向百姓收税越多的官吏就越是贤明的官吏。那时路上的行人,有一半是犯人,在街市上每天都堆积着刚杀死的人的尸体,而且杀人越多官吏就越是忠臣。二世说:“像这样才可称的上实行督责了。”

    胡亥继位,赵高专权,赵高为了报私仇而陷害杀死了很多人。他担心大臣们在入朝奏事时向二世揭露他,就假意劝二世说:“天子年轻,难免有时会考虑不周,那会让臣子们瞧不起。为了维护天子的尊严,皇帝最好是深居宫中。远离大臣。不要再上朝了。”大臣们有事可以申报给赵高他们,赵高和侍中就把事情解决了。胡亥本就不愿操劳,一听正中下怀,于是就不再上朝接见大臣。赵高则总在皇帝身边,大臣有事,要先禀告赵高,一切公务都由赵高决定。

    对此大臣们颇有微词,李斯也说要劝皇上上朝,但又见不到皇上。赵高听说了,觉得李斯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的障碍。于是他就想了一个计策来陷害李斯。有一天他找到李斯说:“函谷关以东地区盗贼很多了,而皇上却加紧征发劳役修建阿房宫,搜集狗马等没用的玩物。我想劝谏,但我的地位卑贱。这实在应该是您丞相的事,为什么您不劝谏呢?”

    李斯说:“确实这样,我早有此心。可是现在皇帝不临朝听政,我想见皇帝却又没有机会。”

    赵高马上说:“我来帮你打听,注意只要看到皇上有了空闲,我立刻通知你。”于是赵高每次都趁二世在闲居娱乐、玩兴正浓时,派人告诉李斯说:“皇上现在有空,你可以进宫奏事。”李斯就到宫门求见,结果惹得胡亥很生气,接连三次都是这样。

    胡亥非常生气地对赵高说:“我平日有空闲的时间很多,丞相都不来。每当我在寝室休息的时候,丞相就来。丞相是瞧不起我呢?还是认为我鄙陋?”

    赵高乘机说:“李斯参与了沙丘之谋,觉得自己功高,对没有被封候王心有怨怼。李斯的儿子和反贼也有勾结。”

    二世就派人去调查李斯父子。李斯知道了这个消息。就上书给胡亥说赵高有篡权的企图。

    胡亥不信,还把李斯的信给赵高看。赵高说:“丞相现在忌讳的只有我赵高,我死之后,丞相就可以干谋反篡权的事了。”胡亥对赵高是言听计从,百分之二百的相信,于是二世说:“就把李斯交给你查办吧!”

    赵高查办李斯。把李斯抓起来套上刑具,关在监狱中。同时被抓捕办罪的还有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这两人后来在狱中自杀。当初秦始皇时期留下来的老臣几乎全部被诛杀。李斯在狱中受尽了毒刑拷打,但他还幻想着凭着自己对秦国的功劳,对朝廷的忠心,能够上书求得赦免。

    他几次上书给二世,都被赵高扣下了。最后李斯屈打成招,于二世二年(前208)七月,李斯被判处五刑,在咸阳街市上腰斩。其时李斯的长子李由已经为国捐躯,被叛军杀死。李斯和他的小儿子和全宗族的人一同被押赴刑场,他对小儿子说:“唉,如今我就是想做一个平民百姓和你再牵着黄狗一同出上蔡东门去打猎追逐狡兔,都是不可能的了!”父子二人相对痛哭,三族的人都被处死了。李斯被腰斩。

    李斯在临死前,是不是感到后悔了?原来自己是只想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李斯死后,二世任命赵高为中丞相,无论大事小事都由赵高决定。赵高有心篡位,但不知朝中大臣心意。于是就想了一招,要探探底细。有一天他对二世说有人进献了一匹宝马给皇上,命人牵来给皇上看。结果却命人牵了一头鹿来。说这就是那匹马。二世看了,不觉疑惑,回头问左右侍从说:“这是鹿吧?”左右都跟着赵高说:“是马。”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指鹿为马”,后世也成了一句成语,专指那些别有用心搞阴谋的人。满朝的大臣文武们都知道赵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唯独这个胡亥还是看不出来。岂不是天命如此!胡亥一见别人都说是马,不由惊慌起来,以为自己中邪有毛病了。当晚恶梦不断,梦见车驾出行遇白虎袭击,左骖马被咬死。这连续的怪事,让二世心中久久不能平定。就把太卜召来,叫他算上一卦。太卜说他是因为斋戒时不虔诚才出现这样的症状,要他再虞诚地斋戒一次。”赵高又趁机对二世说:鬼神不享,天且降殃,应当远离咸阳宫以避灾难。于是二世皇帝离开咸阳宫,移居到咸阳北郊的望夷宫,靠近泾水,还准备沉四匹白马祭祀泾水之神。

    这时候咸阳城外反秦战场风起云涌,各地战事如火如荼。巨鹿之战,项羽领兵破釜沉舟,决死一战,一举全歼灭掉了秦兵王离部队,扭转了这个反秦战场的局势。秦将章邯,这时候失去了王离部队,只剩了孤军作战,外面没有援兵,内里失去了唯一的支持李斯,自己还被赵高逼迫陷害;同时各路反军围攻,不得已投降了项羽。这下秦朝彻底完了。本来秦朝如果不闹内讧,不互相倾轧,胡亥,赵高,李斯如果能够理解始皇帝的心意,养息生民,体恤百姓,施行仁政,重用章邯,败局不是不可挽回。但是他们各自只为了自己私利,一再倒行逆施,走到了现在。已经是回天无力了。刘邦也已经带领大兵,直奔咸阳。秦朝眼看如大厦将倾,危在旦夕。形势危急,人人皆知,只有胡亥一人还蒙在鼓里。

    胡亥在望夷宫里住了三天。

    项羽与章邯约降于殷墟,正是二世三年七月,大概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终于将前方不利的形势传送到了二世耳中。二世不安,派遣使者到咸阳询问赵高。赵高感觉事情紧急,决定立即发动政变,诛杀二世。

    赵高把弟弟赵成、女婿阎乐找来,说:皇帝不听劝谏,如今形势紧急,要降罪于我,我准备更立公子嬴婴。赵成是郎中令,掌管皇帝的侍从内卫,赵高安排赵成作内应,女婿阎乐是咸阳县令,掌握咸阳县兵,望夷宫正在咸阳县所辖境内。赵高命令阎乐假称有盗贼,带领所辖咸阳县兵开赴望夷宫,强行攻入宫中与赵成会合,一举占领望夷宫,诛杀二世。

    阎乐领兵到达望夷宫,不由分说,下令斩杀卫士令,带领部队强行攻入宫中。事发突然,郎官宦者大为吃惊,大惊奔走,但凡抵抗者都被杀死。

    阎乐与赵成会合,用弓箭攻击二世的居所。二世大怒,召集左右抵抗,左右都惶恐逃窜。二世逃入禁中内室,身旁始终还有一宦者跟随没有离去,二世这时无奈说:“你为何不早将真情告诉我,以至于事态剧变至此?”宦者回答说:“正因为臣下不敢说话,才能得以保全活到现在。假若臣下有所进言,已经早早被诛杀,活不到今天了。”胡亥到了此时不由仰天长叹。这时阎乐带领士兵来到二世面前,数落二世说:“足下骄奢淫逸,放纵恣肆,诛杀无辜,暴虐无道,如今天下反叛四起,你还是自己了断了吧。”

    胡亥还抱一线希望,问能不能见丞相一面?阎乐回答说:不可以。二世又说:“希望得到一郡之地为王。”阎乐回答不可以。二世又说:“请求得到一万户的封地为侯。”又被拒绝。二世最后尚存一线希望说:“我愿意与妻子一道作庶人百姓,按照诸位公子的待遇。”阎乐无意再听下去,说道:“我接受丞相的命令,为天下诛除你。无论你说什么,我也不敢答应。”于是阎乐持剑逼近二世,二世自杀。至此,沙丘之谋三人已经死了两人。

    秦二世胡亥二十岁即位,从始皇帝三十七年八月到二世三年八月,整好三年,死时年二十三岁。二世死后,被以庶人之礼埋葬,草草掩埋于杜县南部的宜春苑中,至今坟丘尚存,在西安市雁塔区曲江乡江池村。

    逼死二世皇帝之后,阎乐回到咸阳向赵高禀报。赵高原本想自己称王,但他一上朝,朝堂大殿几度摇晃,好像要地震天塌,赵高心知是天意不许。也就只好作罢。于是在咸阳宫召见大臣百官、王族宗室,通报之所以诛杀二世皇帝的原由,宣告秦放弃皇帝称号,承认六国复国,立公子嬴婴为秦王,自己仍然为丞相辅佐国政。

    嬴婴是二世胡亥的堂兄,二世即位诛杀兄弟姐妹,嬴婴因为不是嫡系宗兄,免于一死。当初二世受赵高怂恿要诛杀蒙恬、蒙毅兄弟及其家族时,嬴婴曾经挺身而出,谏劝二世,虽然没有能够保全蒙氏,但在大臣和宗室群中,也已因为这一举动而赢得了相当的尊重和声望。赵高只有先立嬴婴为秦王以应急,稳定局势。

    赵高让嬴婴依照礼仪在家斋戒五日,然后前往宗庙祭告祖宗,接印即位。嬴婴是明白人,他不信任赵高。他与两个儿子及亲信侍从韩谈密谋说:赵高杀二世于望夷宫,现在拘于形势,假意立我为王。如今让我斋戒后前往宗庙,无非是想在庙中杀我。我称病不去宗庙,他一定会亲自前来询问,来则杀之。五天以后,嬴婴在斋宫称病不出,赵高数次派人前去催问,嬴婴都称病不去。赵高只好亲自到斋宫面请嬴婴,说:“宗庙大事,王上为什么不来?”话刚说完,被早有准备的韩谈一剑刺死。

    二世三年八月,嬴婴诛灭赵高宗族,即位为秦王。嬴婴即位以后,清除赵高党羽,重新组建政府,晓谕各地安定民情,急令前线坚守拒敌,力图挽救秦国免于灭亡的命运。然而,一切为时已晚。回天无力了。

    十月,刘邦大军抵达咸阳西南郊外的灞上地区,秦王嬴婴已无兵可用,无险可守,为了保全咸阳军民,开城无条件投降。嬴婴乘着由白马拉的丧车,脖子上系着天子的绶带,手里捧着封存的皇帝玺印符节,带领百官出城到灞河西岸的轵道亭投降,迎接刘邦大军入城,至此,秦国自襄公八年开国以来,延续了五百七十一年的历史,至此结束。末代秦王嬴婴,总共在位四十六天。

    刘邦入城后,没有杀赢婴,他把赢婴等人交给部下官吏看押。后来项羽到达咸阳后把他们杀死,秦就这样彻底灭亡了。

    秦帝国只存在了短短的十五年。秦朝为什么仅仅经历十五年就灭亡?历来史家论及秦帝国的速亡,都有各种见解。我们自己不妨也可以从史实中总结出原因来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