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从头发明中国海洋文明

    新华社福州7月25日电 题:重新发现中国海洋文明——解码泉州世遗

    新华社记者郑良、邰晓安、许雪毅

    7月25日傍晚,福建福州,随着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审议现场落锤声响,“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正式成为中国第56处世界遗产。

    泉州,位于我国东南沿海,与海相伴,向海而生,有着上千年的海外交通史,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10至14世纪,中国历史上的宋元时期,泉州港以“刺桐港”之名驰誉世界,成为与埃及亚历山大港媲美的“东方第一大港”。

    这是泉州德济门遗址及周围城市景观(7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历经千年,宋元中国世界海洋商贸中心遗存在泉州仍然得到精心呵护,活化利用。进入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赋予这些遗存新的活力,也给泉州带来新的机遇。“宋元时期,多种文明在泉州交流碰撞,交流互鉴,和谐共生,美美与共,这对于今日的世界仍然是重要启示。”泉州申遗文本负责人傅晶说。

    梯航万国的刺桐古港

      游人在傍晚时分游览泉州洛阳桥(7月7日摄)。新华社记者 姜克红 摄

    洛阳桥,耗银千万两的宋代超级工程至今人来人往,显示出交通运输的畅通;尾林窑址,山坡上层层叠叠的古代瓷片,可以管窥生产规模的庞大;草庵摩尼光佛,世界海洋贸易中心强大的文化包容力跃然纸上……

    这是泉州草庵摩尼光佛景区(2019年5月20日摄,手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走近泉州22个遗产点,至今能触摸到宋元泉州从生产运输到销售贸易、从山区腹地到沿海平原、从多元社群到城市结构的多元繁荣景象。

    “这些遗产点构成了一个复合型系统,在10至14世纪是世界上非常先进的。”傅晶说。

    这是位于泉州石狮市的石湖码头古渡口(7月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

    走近泉州石狮市的石湖码头遗产点,岸礁上千年前挑夫搬运货物的石阶依然清晰可见。不远处,高约36米、为宋元时期泉州港“潮声帆影”指引方向的六胜塔傲然耸立。它们共同见证了古代泉州港最为繁盛辉煌的时刻。

    “当时泉州市场的消化能力、转运能力、辐射能力都很强,客商在这里可以采购到任何他需要的货物。” 泉州石狮市博物馆馆长李国宏说。

    这是位于泉州晋江安海镇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安平桥全景(7月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据记载,元代时与泉州通航贸易的国家与地区近百个、进口商品种类达330多种。在泉州这个国际商贸中心,商人们来时装载香料、药材、珠翠、布帛等大量“蕃货”,去时还可载满陶瓷、丝绸、茶叶、铁等“中国制造”,往返贸易,利润往往十分可观。

    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游记中对当时泉州港的繁荣赞叹不已,还在书中专门计算了泉州港的贸易收益问题。

    有人销售,有人购买。有人运输,有人管理。“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景背后,是国家和地方对海洋贸易发展的重视,是强大的制度保障、生产基地、运输网络与多元社群共同作用的结果。

      这是泉州市舶司遗址(7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

    北宋中央政府在泉州设立了市舶司,也就是海关,泉州成为国家级对外窗口。中外商人在泉州做生意得到制度和法律的充分保障。

    “比如,外国商人在交易或生活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状况,可以得到外商财产保全等涉外法律的保驾护航。”李国宏说。

    在他看来,“中国人走向深蓝,探索未知世界,走出去请进来,泉州不是最早的,但在宋元时期是做得最成功的。”

    历史悠久的世界海洋贸易,在10至14世纪迎来了又一次异彩纷呈的繁荣期,形成了大航海时代前的“首个世界体系”。

      这是泉州江口码头(7月6日摄,手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