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法治护航,让红色资源“活起来”

    ● 以建党百年为契机,从中央层面安排专项资金专款专用,多部门协调推进红色资源的甄别、研究、保护,对一些年久失修、损坏严重的遗址实施抢救性保护

    ● 发挥司法在保护红色资源中的定分止争和惩恶扬善功能,通过司法解释和指导性案例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统一法律适用标准,对于保护红色资源至关重要

    ● 从中央顶层设计到地方性立法,从地方各相关职能部门严格执法到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检察监督职能,红色资源法治保护合力正在形成,对红色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取得了积极成效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丽

    江西瑞金四中操场有一革命烈士纪念塔,是为1930年在此惨遭杀害的300多名烈士而建。然而,该纪念塔一度年久失修,塔尖漆黑、文字油漆脱落,周边杂草丛生。

    接到群众反映后,瑞金市人民检察院立即行动,赴现场查明事实,向相关职能部门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书,推动整改。纪念塔迅速得到修缮及维护。

    这是红色圣地司法机关司法保护红色资源的生动实践,也是近年来各地各部门法治护航红色资源的一个缩影。

    从上海石库门到南湖红船,从井冈山八角楼到延安宝塔山,从半条被子到卷刃的大刀,一处处旧址、一座座纪念馆、一件件实物,承载着坚如磐石的信仰信念,彰显着历久弥新的初心使命,凝结成“从哪里来”的“密码”,标定出“往哪里去”的“航向”。

    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是由一个又一个“红色地标”串联起来的。保护利用好红色资源,就是保护中华民族走好新时代长征路的精神力量,就是保护红色江山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的内在动力。

    多位专家近日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各地各部门结合实践探索,将红色资源保护利用纳入法治化轨道,从创新“红色立法”到加强法律实施再到强化监督保障,通过法治护航,用足、用好、用活红色资源,赓续红色血脉,汲取奋进力量。

    纳入法治轨道 守护红色资源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现有不可移动革命文物3.6万多处,国有馆藏可移动革命文物超过100万件(套)。很多革命文物分散在不同的文博机构里,有的在博物馆里被摆在突出的位置,也有的深藏于文物仓库、很少展出,还有的散见于旧址或遗迹中。

    如何守护好红色资源?各地在实践中把“法治”作为重要抓手。

    上海、河北、四川等地纷纷出台传承弘扬和保护利用红色资源的地方法规,并探索建立名录管理制度,实行保护责任人制度,依法加强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作。

    “目前,我国中央和地方对红色资源保护的立法实践已比较丰富,主要有原则性立法、专门性立法和关联性立法三种模式。”西北政法大学校长杨宗科介绍说。

    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

    尽管当前我国的红色资源保护立法已相对完备,但实践中红色文化物质载体遭到人为破坏、因过分追求经济效益而不当开发等现象仍然屡见不鲜。

    湖北省红安七里坪革命旧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基层政府曾违反文物保护法规定,拆除旧址留部分建筑构件,用于设立银行的营业网点等。接到群众举报后,国家文物局迅速派出督察组现场调查,并依法处理。

    徒法不足以自行。为有效贯彻实施红色资源相关法律法规,各地纷纷开展红色资源保护专项整治行动。

    福建厦门全市共有重点红色纪念场馆25个,革命遗址68个。今年4月,厦门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市文化和旅游局等开展红色资源保护专项整治行动,加强红色纪念场馆、遗址遗迹等红色资源的抢救、保护、开发和利用。

    革命文物保护利用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谁来管、怎么管、资金从哪来,这些问题很具体很现实,直接关乎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的效果。

    位于四川省甘孜县的十八军窑洞群,是当年十八军进藏留下的唯一成规模集中遗址。该红色遗迹受风吹雨淋、鼠害等影响,损坏程度较为严重且仍在加剧。目前,窑洞现存1000余孔,完整保留的只有六七百孔。

    面对资金缺口大、专业修缮人员缺失等问题,经过多方呼吁,甘孜县目前已争取到4000多万元的国家补助资金,加上地方自筹资金,项目总投资超过5000万元的甘孜县斯俄乡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已进入前期规划设计,对十八军窑洞群进行抢救性保护。

    《法治日报》记者梳理发现,保护资金不足、“建设性破坏”等仍然是目前各地在红色资源保护过程中面临的困境。

    对此,受访专家建议,以建党百年为契机,从中央层面安排专项资金专款专用,多部门协调推进红色资源的甄别、研究、保护,对一些年久失修、损坏严重的遗址实施抢救性保护。

    强化法律监督 深化公益诉讼

    相关阅读